无聊游戏的有趣玩法系列(一):如何拯救一个

2018-08-05

  心理学家弗拉(Bertram Forer)于1948年对学生进行一项人格测验,并根据测验结果分析。试后学生对测验结果与本身特质的契合度评分,0分最低,5分最高。事实上,所有学生得到的“个人分析”都是相同的:

  变成名人了!我的思路是,要成为CEO,肯定需要对名利充满向往。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失误了。见鬼,这个倒霉的游戏居然激发了我的挑战欲望。再来!

  《选择的游戏II》就是一个心理测试,会在系列测试之后给出结果:你适合什么样的工作。很显然,我不仅应该当个运动员,还是个与生俱来的创业者、影视明星和商业大亨。多艰难的抉择。

  当然,这个游戏是职业测试,和心理测试又有不同,但我认为他它们是完全一样的东西。好吧,在这里不深究了,我来谈谈这个游戏应该怎么玩。这个玩法还得追溯到2011年……

  哦,为了凸显“CEO”的特质我特意选择了不少和“责任感”相关的选项,结果居然变成警察了。看来寻求平衡还是挺难的。怎么样,看来我的这个玩法还真有挑战性……再来一次!

  终于成功了!这个过程可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到目前为止我还一次没能玩出“音乐人”和“政客”,算起来我在这个游戏上花的时间已经超过很多佳作了……游戏不只是一个测试,测试结束后的“职业建议”才是主菜,而我认为那毫无意义,原因见上。光这个测试就足够你打发掉不少时光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看来我是演都演不好音乐人,叹气。

  我非常崇敬他们,但自认为更加硬派:我的玩法是爬到尽可能高的地方,然后往下跳,在保证不死的情况下以最短的时间到达地面。开放飞行坐骑后,爬山党只能以卡BUG为生,我却如虎添翼。每天在奥格瑞玛的后山上,你都能看见一个英俊的矮人战士(哦,虽然是联盟,但我就是爱部落的山河)乘着白狮鹫飞到山顶,裸体向着大地跳跃,在峭壁间矫健地来回穿梭,并在到达地面后红血被野猪一头撞死。

  我可能会写一系列这个套路的文章。总之,幸运飞艇计划:混娱乐圈也须“做好自己。我们先从《选择的游戏II》(GAME OF CHOICES II)开始。

  这次我也来卖弄一下。《选择的游戏》会在系列测试之后给出结果:你合适什么样的工作。我的目标是:玩出所有的结果。我不但要适合当说唱歌手,还要同时是个天生的运动员,影视明星和商业大亨。

  现在,如你所见,我是移动游戏网站的实习编辑。在工作的过程中,我常常发现一些“到底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才想到开发这种玩意”的游戏。正常情况下我就无视了,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写篇喷文,但现在我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处理方法:有趣的玩法会拯救无趣的游戏。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最适合我的工作。经过我的选择,结果是软件工程师。职业按照适合度从上往下排序。每个职业上都有分数,那个我们不管,和职业建议相关的内容有关。唔,还不赖,但我真正想干的是CEO。再试一次。

  事情发生了一点变化……结果显示我最适合的工作是创业。成功的创业者确实不一定是成功的CEO,很多创业者把公司做大以后就卖了。我仔细想了想两者的区别,大概是创业者善于突破,而CEO擅长维持?在很多问题中,四个选项,哪个都和创业者/CEO不沾边。而且所有的问题都是动态变化的,要选出尽可能靠近CEO,而远离创业者的选项还是有相当难度的。于是我又来了一次。

  当时IBM为了推广它的人工智能沃森(Watson),和果壳合作,在微博上推出了一个“寻找沃森”的心理测试。题库由北大中文系毕业的数学爱好者顾森制作,很有意思,大致分为文类和理类。当时我的测试结果是“奥巴马”,两类问题都只差一道没答出来,洋洋得意。清华建筑系毕业的科幻作家潘海天也做了这个测试,结果直接把我吓到了。他的结果是“你就是Watson本人”。他答对了所有理类题目,并故意答错了所有文类题目,这也意味着他可以答出所有题目……

  进入游戏后,你会看到一系列选项。你要选出你最倾向和最反感的选项。我先做一次真诚的心理测试,看看是什么结果。

  “你祈求受到他人喜爱却对自己吹毛求疵。幸运飞艇计划:2017年12月14日国内时事政治新闻热,虽然人格有些缺陷,大体而言你都有办法弥补。你拥有可观的未开发潜能尚未就你的长处发挥。看似强硬、严格自律的外在掩盖着不安与忧虑的内心。许多时候,你严重的质疑自己是否做了对的事情或正确的决定。你喜欢一定程度的变动并在受限时感到不满。你为自己是独立思想者自豪并且不会接受没有充分证据的言论。但你认为对他人过度坦率是不明智的。有些时候你外向、亲和、充满社会性,有些时候你却内向、谨慎而沉默。你的一些抱负是不切实际的。”

  结果平均评分为4.26,在评分之后才揭晓,弗拉是从星座与人格关系的描述中搜集出这些内容。从分析报告的描述可见,很多语句是适用于任何人,这些语句后来以巴纳姆命名为巴纳姆语句。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我乐于在各种各样的游戏里寻找怪玩法。这可能来源于我一个幼年伙伴的影响。FC的《马里奥水管工》里1P和2P可以互相陷害,比如将对方往怪物的方向推,顶对方脚下的地面让他往怪物的方向飞,等等。到后来我们就不考虑如何过关了,硬是把《马里奥水管工》玩成了格斗游戏:比谁能够害死对方,三局两胜。

  这个游戏从标题上就很扯,因为开发商Souletics根本没有出过《选择的游戏Ⅰ》……倒是真存在一个游戏叫《选择的游戏》,是香港浸会大学理学院开发的有关垃圾分类的教育游戏。《选择的游戏II》其实就是一个心理测试,用来帮你选择职业。

  我们先谈一个不无聊的游戏:《魔兽世界》。在这个游戏有一帮人叫“爬山党”,在没有飞行坐骑的年代,他们使用各种奇怪的技巧去到正常情况根本无法到达的地形里。他们能找到未开放的区域,未制作完成的区域,甚至“GM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