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政漫画:从高峰期到新媒体时期(组图

2018-08-06

  1898年在香港一家报刊发表关于时局的漫画,是现代可考证的最早的中国时政漫画。1900年前后,义和团的宣传单揭帖也堪称比较早期的漫画,其中著名的《射猪斩羊图》等在形式上类似中国传统年画,采用五彩印刷。

  刘永胜师从《中国漫画史》作者黄士英,也是黄老的唯一弟子。那时,漫画界有钱病鹤、沈伯尘、叶浅予、丰子恺等都在那个年代发挥了重要作用。鲁迅在《漫谈漫画》一文中写过,“漫画的第一件要紧事是诚实”,并认为漫画最主要的方式是“夸张画”,而不是“胡闹”。

  华君武1999年作品《永不走路》。华君武1945年作品《磨好刀再杀》,讽刺蒋介石的抗日政策。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沈伯尘画了《工商学打倒曹、陆、章》,两只大手紧握着一截小胳膊,一只巨拳击打鬼魅形象的卖国贼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学生、工人、商人冲在前面的“五四”运动揭开了中国现代史。

  1990年代,在中国美术馆办个展之际,华君武在展览的序言中,对自己在“文革”时期为时势所迫画的许多政治人物讽刺画表示了歉意。

  “针对时事政治发表的漫画在中国的繁荣是从1911年以后开始,民国北洋时期的漫画是一个活跃期。”在天津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任教、专事漫画研究的刘永胜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说,“中国政治漫画最自由的时候是在北洋政府时期,漫画家的自由度还是很高的,即使在统治建立后,好像也没有听说过有漫画家因作品而被暗杀。当时的政府通常采用的政策是如果一个漫画刊物刊登了不合适的作品会马上取缔这份刊物,用侮辱领袖等罪名来起诉漫画家。那时候几乎所有的社会名流都会被漫画家拿来当讽刺的题材,冯玉祥等著名军阀都成为了漫画家笔下的主角,比如有一幅作品画的是军阀冯玉祥会见埃塞俄比亚总统,其实这件事子虚乌有。”

  近几年的时政漫画随着网终的兴起而渐呈兴盛之势。谈起近几年从事时政漫画的心得,专职的某知名时事漫画撰稿人在接受访问时说,“我所有作品的创作源泉都来自于新闻事件。我要漫画回归其原始批判性的本色,去挖掘源发自民众原始的叹息声,去宣泄普罗大众的情感,为老百姓们代言。中央政府一再强调要加强舆论监督的作用,我们的媒体也在尽力发挥着自身的职责,去完成因体制、法律等硬件不健全造成的贪污、腐败、堕落的监督工作,去揭露那些伪君子的画皮。”

  “中国的时政漫画从1910年开始,几乎每一代都有著名的漫画家,时政讽刺漫画占了大半边天。1950年代及以后,时政漫画开始转向国际时事漫画,那是国际时事漫画在中国的活跃发展。”刘永胜说。但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是被文化评论忽略的,即解放后,这些漫画家绝大部分都和著名动画家特伟一起并入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不再专门从事漫画。所以之后出现了《小蝌蚪找妈妈》等一批质量十分高的动画片,并在国际动画片领域出现了一个“中国学派”。

  1903年由蔡元培等主编的《俄事警闻》和《警钟日报》刊登的《时局图》、《瓜分中国图》,就已显露出报纸时政漫画的特点,即以富于讽刺幽默感的漫画笔调反映关乎国计民生的新闻事件。其后,时政漫画成为报纸宣传的一个重要手段。如现当代漫画家张光宇、张仃、华君武、米谷等人早年创作的《西游漫记》、《欲壑难填》、《磨好刀再杀》、《伪金圆券》等作品,至今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这次由华君武和蔡若虹、张谔三人合办的展览名为《讽刺画展》,引起争议的《1939年种植的树》这幅画画的是延河边上有一棵光秃秃的树。华老生前回忆说:“那时候,漫画都是跟社会、生活常发生一些联系,不像现在有一些叫休闲漫画,那就没有关系了,我们那个时候也没休闲漫画,那个时候的漫画终究要对现实里边看出一些矛盾来,看出一些问题来,就是做漫画的题材。……那个时候延安什么也没有,就是黄土,黄土地有的种两棵树,这两棵树也没人管,到后来,那个树光是一个树干,都被牲口吃了,也没草,延安很苦的。—因为那个时候要植树,再过一两年,还是那个样子,这么高,再高一点,这么细一根棍,所以常常来来往往过去,老看见这个东西,我就认为,种了树又不去管理它,就画了这幅漫画。”毛主席看了这幅漫画后,专门把华君武请到了他的住处,就漫画的创作进行了一次长谈。他认为,可以批评不好好管养树的现象,但应该让读者知道是哪个地方种树不管树,不要让人家以为整条延河的植树都不好了,要把一般和个别、全局和局部区分开,不要以偏概全。

  在传播手段日益更新的当下,漫画的表现方式更趋于多元。2013年底,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为河北邱县的廉政漫画开辟了专栏,挂出一批作品,并在其网站公开征集反腐倡廉的漫画作品,幸运飞艇计划:国家公务员考试时事政治:11月1彰显了新一届中央领导的反腐力度。邱县位于河北省的南部,这个小县城因涌现了大批农民漫画而独具特色。当地习惯用漫画来针砭时弊,宣传解读国家大政策。中央出台《中国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后,邱县组织漫画工作者针对“8个禁止”“52个不准”,条分缕析,就每项内容都创作出一幅漫画,向全县推广的同时,结集出版了《话说》等漫画图书。漫画与廉政结合,邱县的做法引起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注意,还做出了特别批示。

  现代报刊的兴起诞生了时政漫画,但时政漫画源自英国,并非中国原创。在西方世界,新闻漫画非常之多,其主要题材和讽刺、调侃对象是公共人物,特别是政治家(美国的国家总统被漫画化是非常常见的)。西方时政漫画多是辛辣讽刺,甚至是侮辱性的,其尺度超出我们的想象,也有的是并无恶意的幽默。

  针对时事政治发表的漫画在中国的繁荣是从1911年以后开始,民国北洋时期的漫画是一个活跃期。1950年代以后,很多漫画家的时政漫画开始转向国际时事漫画。而近两年随着新媒体时代到来,网络普及率空前提高,人们的单纯阅读习惯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政治漫画的需求量极大。

  正如已故漫画家华君武曾说,“漫画是一种明确表达思想的艺术”、“漫画就是画思想”、“讽刺是漫画不能缺少的”。漫画的重要性始终没有被忽略过。1942年2月,因为在延安军人俱乐部新建的砖窑里举行的一次漫画展,毛主席先后两次接见了华君武。

  华君武自1949年后17年间创作的作品,无论是思想的深度还是选材的广度都超越了以往,达到一个新的水平,其个人风格也更加显著地表现出来,为群众所熟悉和喜爱。尤其是那一部分“内部讽刺漫画”在禁忌颇多的五六十年代,显得弥足珍贵。

  近两年新媒体时代到来,网络普及率空前提高,人们的单纯阅读习惯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大众的诉求愿望可以直接在网络平台找到宣泄口,微博的诞生使人们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自媒体状态。人人都是评论员,都可以成为作品的原创者,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到阅读市场的竞争中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时政漫画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有非常多的年轻漫画人不断加入到原创时政漫画队伍中来。目前最活跃的作者都很年轻。只要跟紧时事、关注民生,漫画题材就会取之不断用之不竭。”这位漫画撰稿人说。

  “讽刺,尖锐地揭露,这是时政漫画最显著的特点,时政漫画是批评的一种形式,曾经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被鲁迅视为匕首和投枪,现在的时政漫画缺席是很明确的。1950年代前的讽刺画家多数都是地下党员或者接近并同情的人,他们创作以内部讽刺为主题的漫画的时候也十分慎重。”刘永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