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统筹国内国际的重大战略

2018-05-05

  10月上旬,由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牵头编制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总体规划上报国务院。此前,全国超过1/3的省份已展开行动,希望将地方发展与“一带一路”战略规划衔接起来。国外对“一带一路”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从中亚地区到印度半岛,从阿拉伯国家到欧洲腹地,“一带一路”的辐射效应已在舆论场率先显现。

  从2013年9月“一带一路”浮现,至今不过一年,却已走完倡议、设立优先和早期收获项目、完成总体规划三大步,其路线图也趋于清晰。“一带一路”何以成为国内地方发展规则和国际外交场合的高频词?推进过程可能遭遇什么现实瓶颈?又具有怎样的潜在前景?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是习主席2013年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和10月3日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时首倡的。其核心内涵是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的“互联互通”,这“五通”赋予了“一带一路”战略巨大的包容空间和弹性。

  今天,“一带一路”的打通路线和辐射版图可以更明确地划分出来。“一带一路”至少可以划出四条线路:向北与俄罗斯的交通线及管道连接,向东连接东亚另外两个主要经济体日本和韩国,向西通过中亚连接西欧,向南通过印度洋连接到北非,其辐射范围涵盖东盟、南亚、西亚、中亚、北非和欧洲。初步估算,“一带一路”沿线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由于“一带一路”具有开放性,未来一旦形成虹吸效应,还可能吸引更多的国家和经济体参与其中,进一步释放其辐射性。这其中,西线和南线尤为关键。

  注重基础设施建设和更广泛的区域联动,决定了“一带一路”一旦产生利益,就将产生包括三方面的总体效应:经济往来从贸易为主拓展到服务贸易、技术交流、人文交流等更广泛层面;通过更加密实的安全合作扩大安全效益;突出相近的人文传统和历史观,并使之上升为共享的政治效益。

  中国倡议“一带一路”以来,获得了国内和国外相关国家的热烈反响。国内许多相关省份视“一带一路”为自贸区以来的又一个重大发展机遇。而早先中央在西安主持召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从一个侧面透露出“一带一路”在国内的推进节奏,也预示着“一带一路”对于西部和西南部开发的重大价值。

  在产业转型升级的今天,发展相对滞后的西部和西南部理应成为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产业雁阵转移的目的地,但基础设施落后妨碍了产业的合理转移。通过“一带一路”撬动西部和西南部基础设施建设,扩大向西和向南的对外开放,可以发挥复合效应。

  西部和西南部相对发达地区,也具备了搭乘“一带一路”战略的有利条件。一是现有的中新经济走廊、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中伊土经济走廊、中印缅孟经济走廊提供了战略规划,二是新欧亚大陆桥等交通干线的贯通,提供了必要的物质条件。以新欧亚大陆桥为例,过去输欧产品需从重庆东运至上海,装船南下马六甲海峡再北上欧洲,如今通过新疆进入哈萨克斯坦,再转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至西欧,可以节省两万公里曲折路程。这条路线,正在丝绸之路沿线。

  国内相关省份在搭乘“一带一路”时,也有值得注意的问题:基础设施仍不足以支撑“一带一路”向外延伸;正在进行的基建工程存在浪费和破坏环境的现象;与东部比较,开放意识和法治意识还需健全;不宜把“一带一路”战略当个筐,重走粗放式发展、重复建设之路。

  相对而言,“一带一路”在境外的推进更清晰一些。13日,在李克强总理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的见证下,中俄签署高铁合作备忘录,推进构建北京至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在中国高铁产品西进背后,是“一带一路”优先项目领域的进展。早在4年前,中国既有建设中亚高铁、中欧高铁和泛亚高铁的构想,“一带一路”战略和高层的推动,使高铁出口变成了战略之举。

  不过,“一带一路”在境外的展开也并非没有障碍:近期势力对“一带一路”沿线的挑战越发严峻,建设成本激增;“一带一路”涉及区域广大,文化、宗教、政治差异中隐藏了诸多不稳定因素,中缅高铁陷入停滞就是一例;相关的统一标准体系尚未建立,制约了硬件领域互联互通的推进。

  有困难有机会,是“一带一路”在国内外共同面临的现状。如何减弱阻力,抓住机会,决定着“一带一路”的推进速度和成效。

  其一,为中国和平发展的外交政策作了更明确的标注,表明中国的崛起不以损害其他国家利益为前提,而将通过和平、包容、共赢的方式实现共同发展,并且愿意提出具体计划。

  其二,第一次提出了开放式的区域主义。此前,中国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新型大国关系”等原则,为中国外交奠定了底调。“一带一路”既是对这些原则的重申,也有操作路径上的掘进。

  其三,“一带一路”也是对国际经济秩序的一次再建设。以自由贸易协定为基础的区域合作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如果“一带一路”战略推行顺利,将对强化区域合作模式、巩固自由贸易原则形成有力支持。

  其四,“一带一路”是中国对外开放的一次再声明。“一带一路”有助于补强对外开放的“西翼”,构建整体发展的平衡势头。

  其五,“一带一路”有助于拓展对外交往的领域。“一带一路”战略因其开放性和包容性,既可带动对外交往的经济效益,也可催生安全、政治等领域的合作效益。生成复合效益,才有助于建立一个更牢固和稳定的外部环境,维护中国利益。

  “一带一路”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重大战略价值,决定了顶层设计的重要性。已上报国务院的总体规划和今后将出台的专项规划,将成为实现其战略价值的又一个开端。